叠衣服难倒大一男生 同学微信上发来教程

  叠衣服难倒大一男生 同学微信上发来教程
  jpg” alt=”叠衣服难倒大一男生 同学微信上发来教程” />,

楚天都市报讯本报记者何婷

@微信友“游HANG”:谁能教我叠衣服?

记者追访:友小游今年19岁,刚刚踏入大学校门,第一次远离父母,发现很多简单的小事自己都不会做,

“稿子里能别写我名字吗?感觉太丢人了!”小游觉得很囧,“看来除了书本知识,自理能力也要好好学一下。
  叠衣服难倒大一男生 同学微信上发来教程
  叠衣服难倒大一男生 同学微信上发来教程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记者追访:友小游今年19岁,刚刚踏入大学校门,第一次远离父母,发现很多简单的小事自己都不会做。小游马上对照着动起手来,这时室友也正好回来,在一旁指点,这件T恤终于叠得整整齐齐。
  

楚天都市报讯本报记者何婷

@微信友“游HANG”:谁能教我叠衣服?

记者追访:友小游今年19岁,刚刚踏入大学校门,第一次远离父母,发现很多简单的小事自己都不会做。昨天,他在微信上求助,衣服怎么叠?高中同学马上给他发来了文图教程。

看到这条微信后,友“Bana”很惊讶地问道:“你妈没教过你叠衣服吗?”小游很不好意思地解释,跟父母生活那么多年,他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家务,一是没机会,二是妈妈全部包办也不让他插手。

开学这几天,小游的衣服全由自己手洗,晾干之后,直接搭在床头,昨天晚上,他想把T恤叠起来却发现怎么也叠不整齐。室友也不在,于是发微信求助。

高中同学小李马上在线回复了他:“将衣服正面朝下平铺,将左侧衣袖及部分衣身从肩膀一半处向右侧折叠,左衣袖向下折叠,右侧也是如此,然后将衣服向上折叠,反过来抹平,衣服就叠好了!”不仅有详细的文字,还配上步骤图片。小游马上对照着动起手来,这时室友也正好回来,在一旁指点,这件T恤终于叠得整整齐齐。

“稿子里能别写我名字吗?感觉太丢人了!”小游觉得很囧,“看来除了书本知识,自理能力也要好好学一下。”
  jpg” alt=”叠衣服难倒大一男生 同学微信上发来教程” />,

楚天都市报讯本报记者何婷

@微信友“游HANG”:谁能教我叠衣服?

记者追访:友小游今年19岁,刚刚踏入大学校门,第一次远离父母,发现很多简单的小事自己都不会做,

“稿子里能别写我名字吗?感觉太丢人了!”小游觉得很囧,“看来除了书本知识,自理能力也要好好学一下,

记者追访:友小游今年19岁,刚刚踏入大学校门,第一次远离父母,发现很多简单的小事自己都不会做,

看到这条微信后,友“Bana”很惊讶地问道:“你妈没教过你叠衣服吗?”小游很不好意思地解释,跟父母生活那么多年,他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家务,一是没机会,二是妈妈全部包办也不让他插手,

“稿子里能别写我名字吗?感觉太丢人了!”小游觉得很囧,“看来除了书本知识,自理能力也要好好学一下。

中国科大:“土著”为何多次战胜国际一流高手

  中国科大:“土著”为何多次战胜国际一流高手
  同时,该校还蝉联多机器人2D仿真比赛冠军,十年来,已取得5次冠军、5次亚军,

他们的具体做法是,首先面向本科生开设“机器人研讨班”课程,以研讨和上机实践为主要教学手段,培养学生的动手能力和创新精神,这些年来,进入他实验室的本科生70%以上都保研,截至目前,已培养了51名博士和硕士,在学的还有20多名研究生和10名本科生。
  中国科大:“土著”为何多次战胜国际一流高手
  中国科大:“土著”为何多次战胜国际一流高手
  中国青年报 :通讯员 杨保国 王磊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在不久前结束的第18届RoboCup机器人世界杯比赛中,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自主研发的“可佳”智能服务机器人夺得冠军。在这次于巴西举行的机器人世界杯大赛中,刚上研一的王宁扬负责可佳机器人硬件的拆卸、装配和维护等,为夺冠立下了大功。
  

在不久前结束的第18届RoboCup机器人世界杯比赛中,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自主研发的“可佳”智能服务机器人夺得冠军。

这是我国服务机器人首次在国际服务机器人标准测试中排名第一,标志着我国服务机器人研发取得了历史性突破。同时,该校还蝉联多机器人2D仿真比赛冠军,十年来,已取得5次冠军、5次亚军。

“我们团队的成员以研究生为主,他们大多数是本科期间就到我实验室参与研究的。”中国科大计算机学院机器人实验室负责人陈小平教授自豪地说,他们培养的“土著”多次战胜国际一流实验室的高手。

在这次于巴西举行的机器人世界杯大赛中,刚上研一的王宁扬负责可佳机器人硬件的拆卸、装配和维护等,为夺冠立下了大功。

王宁扬2009年考入中国科大,由于对机器人感兴趣,大一就参加了学校“RoboGame机器人活动周”比赛。大二下学期,陈小平率队在机器人世界杯大赛中取得冠亚军各一项的优异成绩,回来后计算机学院组织宣讲和实验室参观活动,更激发了王宁扬的热情,便申请加入陈小平的实验室。

陈小平让研究生孙昊带王宁扬,一开始给他简单的任务,以学习锻炼为主,之后逐步加大难度。由于学校没有开设机器人硬件方面的课程,王宁扬主要靠自学来补充相关知识。他边学习边实践,利用半年的课余时间设计了一种可佳机器人的机械臂。之后,他逐步成为骨干成员,参加可佳机器人整机研制、机器人底层的控制算法和通讯研究等工作。

“本科期间在陈老师实验室里,接触了很多师兄,边学边干,理论联系实际,不仅学到了很多实用的东西,动手能力也大大增强。”王宁扬说。

在中国科大,机器人不仅作为一项前沿科学研究,而且被看成是人才培养的重要手段。陈小平所负责的机器人实验室,从上世纪90年代末就开始选拔培养机器人方面的人才,并于2000年首次在澳大利亚举办的第四届机器人足球世界杯上亮相,成为我国第一支参赛队伍。

他们的具体做法是,首先面向本科生开设“机器人研讨班”课程,以研讨和上机实践为主要教学手段,培养学生的动手能力和创新精神。课程结束后,有兴趣的同学可以申请进入实验室学习;一段时间后,再从中挑选能够承担比赛任务的同学,分配具体课题,开展研究工作。

“在这种培养机制下,有些同学很快就能独当一面,王  宁扬同学大四就独立承担了可佳机器人硬件维护工作。”陈小平说。这些年来,进入他实验室的本科生70%以上都保研,截至目前,已培养了51名博士和硕士,在学的还有20多名研究生和10名本科生。其中,作为竞赛核心骨干的优秀博士生,绝大多数是本科二年级就进实验室学习的同学。陈小平发现,在本科阶段练成出色的实验能力和综合素养,对于博士阶段完成前沿创新研究有极大的帮助。

如果说机器人世界杯是“巅峰对决”,那么该校一年一度的机器人活动周则是普及性的大学生课外科技活动,每年都吸引了数百名本科生参加。同学们利用课余时间,自己动手设计程序、加工制造和组装硬件,制作体现多学科交叉的机器人,然后进行比赛,为机器人研究营造了浓郁的氛围。

“对学生参加科技竞赛等课外科技活动,学校在经费等方面给予大力支持。”中国科大副校长陈初升表示,这些年,在多种国内外著名的大学生科技竞赛中,如RoboCup机器人世界杯、国际遗传工程机器竞赛等,总能看到中国科大学生争金夺银。

“中国科大的定位是培养科技等领域的拔尖人才。激发学生的学习探索热情,打下宽厚扎实的理论基础,培养较强的创新实践能力,是教学改革的主线。”陈初升表示,从本科毕业生中产生“千生一院士”等事实来看,该校学生的创新能力培养卓有成效。
  在这次于巴西举行的机器人世界杯大赛中,刚上研一的王宁扬负责可佳机器人硬件的拆卸、装配和维护等,为夺冠立下了大功,由于学校没有开设机器人硬件方面的课程,王宁扬主要靠自学来补充相关知识,他边学习边实践,利用半年的课余时间设计了一种可佳机器人的机械臂,其中,作为竞赛核心骨干的优秀博士生,绝大多数是本科二年级就进实验室学习的同学。

95后新生近5成担心人际关系:刷手机取代卧谈会

  95后新生近5成担心人际关系:刷手机取代卧谈会
  

专家分析,随着智能手机依赖症的“普及”和低龄化,大学新生人际交往的矛盾会变得突出,”

近5成大一新生最担心人际关系

麦可思研究院公布一项95后大学新生调查显示,45%的大学新生最担心人际关系,39%的90后大学生表示存在人际关系问题,家长也要和学校老师联系,了解孩子的心理状态变化,互相配合进行疏导。
  95后新生近5成担心人际关系:刷手机取代卧谈会
  95后新生近5成担心人际关系:刷手机取代卧谈会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专家分析,随着智能手机依赖症的“普及”和低龄化,大学新生人际交往的矛盾会变得突出。
  

大半夜舍友刷手机玩,害怕和舍友一起吃食。开学一个月不到,南京某高校的大一新生小徐竟因此抑郁了。无奈,小徐的父母只得向辅导员请假,带着儿子去做心理疏导。络热传的一项调查显示,近5成1995年以后出生的年轻人,最担心遇到的是人际交往问题。专家分析,随着智能手机依赖症的“普及”和低龄化,大学新生人际交往的矛盾会变得突出。

扬子晚报记者杨甜子蔡蕴琦

舍友整夜刷手机他气得蒙被哭

家庭、学校、辅导班,中学六年,南京小伙小徐始终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无忧生活终有终点。到南京某高校报到的第一天,小徐傻眼了,宿舍三位舍友都不是江苏人,怎么和这三位“打成一片”,对小徐来说有些为难。父母安顿好小徐后,刚走出校门就接到小徐的电话,哭哭啼啼的说:“妈妈,我想你们了。”二十岁的小伙子还会哭鼻子,小徐的妈妈十分意外,只当是军训前的“恐惧症”。谁知军训刚刚结束没几天,小徐的妈妈又接到了小徐辅导员的电话。“孩子觉得自己没法和另外三位同学融洽相处,现在连课都不去上了。”

原来,小徐觉得自己被宿舍里的三位舍友“欺负”了。偷懒的舍友不愿打饭,便招呼着小徐“带一份”。晚上宿舍断,爱熬夜的舍友们捧着手机打游戏,玩得不亦乐乎,小徐也觉得无法安然入睡,“儿子被气得蒙着被子哭”。上大学难道就得各种忍让?赌气之下,郁闷的小徐决定“宅”起来,不再去教室上课。小徐的父母只得向辅导员请了假,带着小徐找到了专业的心理医生进行检查。检查结果显示,小徐已经出现了中度的抑郁倾向。需要接受心理疏导,并服用药物接受治疗。“孩子现在还对学校和宿舍有些抗拒,实在不行,我们就在学校边上租间房子,陪他读书。”

近5成大一新生最担心人际关系

麦可思研究院公布一项95后大学新生调查显示,45%的大学新生最担心人际关系,39%的90后大学生表示存在人际关系问题。可见,95后大学新生相对来说更担心人际关系问题。

记者调查发现,在南京不少高校的大一新生中,“人际关系”还真是道需要迈过的“坎”。南京财经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与  咨询中心崔伟老师表示,开学至今,到心理咨询中心咨询的学生,五成以上都存在着人际关系方面的困惑。新生们焦虑和担心的依次是:人际交往、水土不服、独自离家和专业不适应。“咨询人际关系问题的新生占到了前来咨询人数的一半以上。水土不服的新生约有三成。”崔伟老师说。

现象

卧谈会已被刷手机取代

“卧谈会?没听说过。”记者昨日采访中发现,曾风靡一时的宿舍文化“卧谈会”悄悄淡化。不少大学新生对这个名词很陌生。部分同学表示听长辈说过,但无法在宿舍实现。“睡下后,各自都有的忙,有人追美剧无法自拔,有人看动漫笑得前俯后仰,有人拿起手机继续刷人人刷,有人怕光怕声蒙着头睡。不知道怎么开口,也怕打扰到别人。开学一个月,很少聊一聊以前的事,老家的事,总觉得和舍友还是很陌生。”

专家建议

放下手机,来一次心灵对话

有专家分析,95后大学生更担心人际关系,与智能手机依赖症“普及”及低龄化有关。95后的行为方式和思维方式都已经与新媒体紧密联系起来了,而以前很多要靠人与人沟通来解决的问题,现在都变成了人与机器的沟通。“以前的学生读书,现在读ipad。交流不再需要面对面,点个赞留条语音就行,孩子们人际交流的能力无形中被削弱了。”专家建议,在现状下,大学新生正确认识自己,客观认识他人,学会包容。正确认识自己摆正自己的位置,才能够在人际交往中调适和控制自己;客观认识他人,才能正确对待别人,理解宽容他人,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家长也要和学校老师联系,了解孩子的心理状态变化,互相配合进行疏导。

“我们将开展新生适应专题活动,通过团体辅导,团体活动等方式,让学生迅速熟悉学校,熟悉身边的老师和同学。”南京理工大学心理健康教育服务中心刘富良老师说。南京高校纷纷开始对新生的心理状况进行“摸底测验”。通过《16项人格测验》和《大学生人格问卷》来调查新生的心理状况,根据普查的结果,学校将学生的心理状态分为“特别都是他们教的。

4、不让他们说出自己的观点很残酷。

5、用iPad看书,用纸质课本搞绘画创作。

6、他们看过800部络小说,甚至写过1万篇跟帖,却不知道《百年孤独》原来并不仅仅是一首歌的名字。

7、  逛街只是交际方式,购物全靠购物站。
  

扬子晚报记者杨甜子蔡蕴琦

舍友整夜刷手机他气得蒙被哭

家庭、学校、辅导班,中学六年,南京小伙小徐始终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可见,95后大学新生相对来说更担心人际关系问题,”崔伟老师说,”南京理工大学心理健康教育服务中心刘富良老师说。